台北國際癌症中心

首頁 > 活動與新聞 > 最新消息 > 詳細內容
【健康報】2017年8月__乳癌的賀爾蒙治療 簡單卻不簡單-早期乳癌的賀爾蒙治療(下)

乳癌的賀爾蒙治療 簡單卻不簡單-早期乳癌的賀爾蒙治療(下)

文/臺北醫學大學臺北癌症中心主治醫師 曾慧恩

本文分兩期刊登,上期介紹了早期乳癌常用的賀爾蒙治療藥物,本期則針對晚期乳癌,介紹最新的治療藥物與未來治療的展望。

  根據歐洲與美國腫瘤醫學會的治療指引,如果第四期乳癌病人是賀爾蒙受體陽性、Her-2陰性、移轉的部位沒有立即生命風險,是可以先考慮先只使用賀爾蒙治療。因為賀爾蒙治療和第一線使用化學治療的效果並無太大的差別,而且賀爾蒙治療的副作用和生活品質都較好,所以在符合以上條件的病人會建議優先使用。

  晚期乳癌的賀爾蒙治療和早期乳癌治療一樣,也都可以使用泰莫西芬(Tamoxifen)、芳香環酶抑制劑(Aromatase inhibitors, AIs如Letrozole : Femara,復乳納、Anastrozole:Arimidex,安美達錠、Exemestane:Aromacin,諾曼癌素)和類性腺激素釋放素(GnRH agonist如goserelin:Zoladex,諾雷德和leuprolide:Leupulin,柳菩林)。

   法洛德(Fulvestrant,Faslodex)是一種專一性的雌激素接受體拮抗劑,可與雌激素接受體競爭性結合,目前已是可以用在第一線,或一線後的晚期賀爾蒙受體陽性的乳癌病人,在對於泰莫西芬或芳香環酶抑制劑失效的病人,可能仍有效果。

  今年,台灣即將有另一強力武器在賀爾蒙受體陽性的轉移乳癌病人,即將上市:周期蛋白依賴性激酶4/6抑制劑(CDK4/6inhibitor,如Palbociclib),在轉移性乳癌第一線使用Palbociclib +復乳納可比單用復乳納,發現平均無疾病惡化存活期可近延長多一倍的時間,延長了10個月。Palbociclib(IBRANCE)是即將成為賀爾蒙受體陽性轉移性乳癌的另一選擇。

   當一線使用失效後,二線選擇有那些呢?泰莫西芬和芳香環酶抑制劑是可以互換的,也可以考慮使用法洛德或法洛德加上芳香環酶抑制劑。

  在臨床試驗中,選擇已使用過非固醇性芳香環酶抑制劑仍惡化的病人,一組使用Everolimus(癌伏妥) +諾曼癌素,比只使用諾曼癌素,無疾病惡化存活期多了6.9個月;所以台灣健保有給付在此類的病人。當然也可選擇周期蛋白依賴性激酶4/6抑制劑合併法洛德。

  每種藥物有不同的副作用,如泰莫西芬有熱潮紅、盜汗等停經症候群症狀,子宮內膜增生或子宮內膜癌(極少)或靜脈血栓(極少)的風險;芳香環酶抑制劑有關節肌肉疼痛、骨質流失等現象;法洛德有局部注射疼痛的不適;癌伏妥容易有口腔發炎、腹瀉、皮疹、非感染性肺炎(較少)的副作用;Palbociclib (IBRANCE)和化療藥類似有血球下降較易感染的問題。所以治療前和您的醫師討論,選擇適合的藥物和了解如何處理副作用,因為治療的好處通常是大於伴隨的副作用,所以鼓勵各位乳癌姊妹和家屬一起面對這段治療過程,醫療團隊會和您們一起對抗疾病和處理可能的副作用。在未來也有愈來愈多的藥物在開發,在進行臨床試驗中,值得期待。

© 2013 臺北癌症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臺北市信義區吳興街 250號 (醫綜大樓前棟4樓)  /  隱私權聲明
網站維護管理 Seo優化普釋傳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