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國際癌症中心

首頁 > 活動與新聞 > 最新消息 > 詳細內容
【健康報】2017年9月_乳癌晚期復發轉移治療新選擇 口服標靶CDK4/6 抑制劑月

乳癌晚期復發轉移治療新選擇

口服標靶CDK4/6 抑制劑

文 / 臺北醫學大學臺北癌症中心副院長暨附設醫院乳房醫學中心主任 杜世興

  根據衛福部國民健康署最新公布2014 年的癌症登記報告顯示,共有新診斷乳癌 11,769 人,是台灣女性罹癌的第一名。針對乳癌,民眾普遍已具備「早期發現、早期治療」的觀念。但是針對復發、轉移性的晚期乳癌,民眾和患者卻相對理解較少。了解乳癌的分期和治療趨勢,能讓患者在面對疾病時更有信心和希望!
◎早期乳癌仍有復發、轉移可能
  據統計資料,乳癌死因9 成以上與復發轉移相關,早期乳癌患者更高達3 成將面臨復發轉移問題,而遠處轉移,以骨頭、肺、肝、腦部居多,若沒有得到良好的控制,更可能提高致命的風險。但是在門診中發現,大眾對於乳癌復發轉移多存在錯誤認知,普遍認為轉移性乳癌可被治癒,且若早期發現、治療就不會轉移。事實上,乳癌晚期遠處復發轉移無法治癒,IV 期乳癌五年存活率在台灣為28%,對患者們是攸關生命的威脅。

◎基因表現在乳癌治療的重要性
臨床上,乳癌病理分期對預後評估極重要,國際所採用的通常是美國癌症聯合會AJCC(American Joint Committee of Cancer) 所訂定之分期方式之TNM 分法來決定乳癌的期別,包括0 期、Ⅰ期、Ⅱ期( 屬於早期乳癌);III 期屬於局部晚期,Ⅳ期意指癌症發生遠處轉移。病友在收到乳癌檢驗資料時,除了分期之外,還會看到許多ER、PR、HER-2 等描述,很多病友會覺得很疑惑,不知道這些數字和自己有甚麼關係。ER 是指動情素受體、PR 是指黃體素受體、HER2 則是指第二型類表皮生長因子,從ER、PR 的陽性與否可了解患者對於荷爾蒙治療的效果影響,若ER/PR 呈現陽性,治療時則需要考慮加入荷爾蒙治療。
  HER-2 是表皮生長因子接受體家族中的成員之一,約有25%-30% 左右的乳癌患者,受到體內癌細胞HER-2 基因過度表現的影響,屬於HER-2 陽性;這類型的患者癌細胞不僅繁殖能力強,接受手術治療後癌細胞仍然有較高復發及轉移的機率。雖然HER2 陽性乳癌的惡性度、侵略性都較高,腫瘤易復發及轉移,但隨著標靶藥物問市,治療情況已比以前好許多。但是,針對佔多數的HER2 陰性及荷爾蒙受體陽性的轉移性乳癌患者,癌細胞尚未轉移前,臨床上多以抗荷爾蒙藥物或化療來治療,當癌細胞復發或轉移後,患者常因為已經使 用過多種傳統口服抗荷爾蒙藥物,過去第一線的臨床治療選擇有限,面對轉移較為嚴重的患者,多以提高化療劑量來控制疾病,而伴隨而來的副作用與面對化療的恐
懼時常讓患者苦不堪言,甚至寧可放棄治療。

 

◎ HER2 陰性患者治療新選擇:口服標靶CDK4/6 抑制劑
  隨著臨床對生物細胞特性的了解越來越清楚,研究人員發現,細胞的生長有固定的周期,而腫瘤細胞的細胞周期容易失去控制,從而發生惡性增殖。而乳癌細胞生長特別仰賴細胞週期蛋白依賴型激酶4 跟6(CDK4、CDK6) 兩個酵素,只要阻斷這兩個酵素便可阻斷癌細胞生長路徑,使腫瘤細胞凋亡。
  新型標靶藥物「CDK4/6 抑制劑」是近十年來的突破,其關鍵作用正是關閉這些細胞分裂「開關」的作用,從而得以大大減慢細胞的分裂速度,並進一步控制癌細胞的惡性增殖。CDK4/6 抑制劑國內首先上市的是Palbociclib 口服標靶,用於治療HER2 陰性及ER 陽性晚期復發轉移乳癌。臺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醫療團隊也參與了Palbociclib 口服標靶在台灣上市的推動,實驗證實接受荷爾蒙藥物,再加上CDK4/6 的抑制劑,效果比單純使用抗荷爾蒙藥物來得好,相較於化學治療也有更少的副作用。本院杜世興副院長也參與此令晚期乳癌患者期盼已久新藥(CDK4/6 抑制劑,口服標靶
Palbociclib) 在台發表記者會【圖一】。
  根據PALOMA-2 隨機對照、雙盲的第3 期臨床試驗,共有666 名更年期後ER 陽性(ER+)及HER 陰性(HER2-)
的晚期乳癌患者參與,研究隨機把病人分成兩組,一組是每日口服CDK4/6 抑制劑125mg 合併芳香環酶抑制劑Letrozole 2.5mg,連續服藥3 周後休息1 周;另一組是每日口服安慰劑合併Letrozole 2.5mg。使用CDK4/6 抑
制劑+芳香環酶抑制劑Letrozole 組別患者的疾病無惡化存活期(Progression-free Survival)中位數為24.8 個月,
而服安慰劑+ Letrozole 組別患者的疾病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為14.5 個月【圖二】,針對晚期復發轉移常見的疼痛問題也能大幅延緩疼痛惡化時間,比對照組更晚5.2個月出現疼痛問題。這高達兩年疾病無惡化存活期成效已打破晚期乳癌轉移治療所有臨床試驗歷史紀錄。
  除可使用於更年期乳癌患者作一線治療外,另一個PALOMA-3 試驗研究亦證明CDK4/6 抑制劑合併雌激素受體抑制劑Fulvestrant,亦可使用於曾經使用抗雌激素藥物治療失效的患者作為第二線治療,試驗結果發現患者的疾病無惡化存活期由4.6 個月增至11.2 個月。顯示CDK4/6 抑制劑合併其他荷爾蒙製劑可幫助抑制乳癌細胞。根據臨床研究,CDK4/6 抑制劑的副作用主要是壓抑骨髓問題,包括中性白血球偏低、噁心、感染、嘔吐、口腔潰瘍、便秘等等,但相較於化療,副作用表現更為輕微,協助晚期乳癌患者在治療同時仍保有生活品質。
  另外與PALOMA-2 試驗研究雷同的MOLALLESA-2,也是CDK4/6 抑制劑(Ribociclib) 大型國際III 期臨床試驗,對象為荷爾蒙受體陽性(HR+)、HER2 陰性晚期乳癌患者;在實驗組者使用CDK4/6 抑制劑(Ribociclib) +芳香環酶抑制劑Letrozole 比對於芳香環酶抑制劑Letrozole +安慰劑其臨床療效、副作用與PALOMA-2 試驗研究極相似。
◎控制疾病、延長存活、維持生活品質-晚期復發轉移治療三大目標
  不論是何種基因型態的乳癌,晚期轉移性乳癌雖然無法治癒,但可透過各種不同的藥物組合或搭配標靶藥物的使用,除了控制疾病、延長存活期之外、更可讓患者同時維持生活品質。
  患者不需過於害怕,仍應積極治療,最重要的便是與醫師討論,在現有的治療組合上能達到有效控制疾病、延長存活期、維持良好生活品質,醫療團隊會和您們一起對抗疾病和處理可能的副作用,作為妳們堅強的後盾。

 
© 2013 臺北癌症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臺北市信義區吳興街 250號 (醫綜大樓前棟4樓)  /  隱私權聲明
網站維護管理 Seo優化普釋傳播